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月亮吻在谁心上: 第19章 第19章

类别:武侠修真    作者:糖醋樱桃    书名:月亮吻在谁心上
聪明人一秒记住 34看书网 www.34ksw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34ksw.com

    气氛一时降至冰点,先前弥漫在卧房内的旖旎瞬间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蒋珩仍维持着先前的姿势,仔细端详着梁嘉月的神色。

    见她横眉竖目,一脸“生人勿近”的凛然之气,他用尽平生最大的耐心,放缓声音,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是梁嘉月躺下的背影。

    瘦削的背脊裸露在空气中,仿似察觉到他的目光,下一瞬,她将鹅绒被拉高至下颌,直挺挺地横在床上。

    蒋珩晚上的应酬中喝了点儿酒,虽说以他的酒量不至于醉酒,可现在也实在想要早些歇息,既然梁嘉月莫名控诉他,又摆出一副拒绝与他沟通的姿势,他也觉得实在没必要再与她周旋下去。

    睨了眼她的背影,他发出一声意味不明地冷哼,起身,阖上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一声微弱到近乎听不见的关门声后,室内复又陷入一片沉寂。

    梁嘉月绷直的神经放松下来,微不可闻地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,仰躺在松软的床垫上,目光直愣愣地盯着虚空中的一点,房间里只一盏床头灯还亮着,灯影隐隐绰绰投在吊顶上,显出半明半暗的阴影。

    方才,蒋珩俯身靠近她时,身上有一道若隐若现的香气。

    香气很淡,若不稍加注意,很容易便会忽略。

    若是放在以往,梁嘉月是断不会发作的。

    蒋珩贵人事忙,每晚不是参加就会便是宴请各路好友合作方,既然与人社交,自然不可能没有女伴参与,身上沾染些香水味,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可酒精无限放大了她的情绪。

    更让她无法忍受的是,蒋珩身上那种香,是梁念晴最爱的那一款。

    她曾在梁念晴身上无数次的闻到过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,蒋珩今晚和梁念晴不在一处,蒋珩身上的味道,也不可能来自梁念晴。

    但只要想到,蒋珩身上有着属于梁念晴的气味,便叫她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这一晚,梁嘉月满腔愁绪,连自己是何时睡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久违地,她在梦中回到了曾经无数次想要逃离的中学时代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初中以前,梁嘉月与何丽晴住在不输云梨路的一条小街上。

    三教九流,五行八作都委身于此,多得是进城务工的民工,亦或是在城市底层挣扎求生的蝼蚁。

    何丽晴独身,且带着一位正值豆蔻的女儿,本身样貌便是不俗,住在这种地方,免不得要承受各类风言风语,要抵抗各方有心的诋毁与不怀好意的揩油。

    梁嘉月每每放学,穿行在各路各有居心的目光中时,都有种误入丛林,朝不保夕的心惊。

    何丽晴疲于生计,一周里总有那么三四天不着家。

    每逢此时,梁嘉月心中总是惶惶,睡前总要翻来覆去地检查窗锁门锁,亮一盏灯为自己壮胆。

    可千防万防,仍旧是在一个独居的深夜,叫一个晚归的醉鬼破门而入。

    这醉鬼正住在何丽晴与梁嘉月租赁的小居室楼上,独自生活多年,早就觊觎何丽晴与梁嘉月,晚上吃饭时喝了几杯黄汤,神智不甚清醒,临睡前又看了些不可描述的片子,精虫上脑,便不管不顾地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一扇单薄的木门压根抵挡不住一个成年壮汉几脚,轻易便被他踹了开来。

    照常理,这么大的动静,梁嘉月多少该有些警觉才是。

    偏巧前一天,她贪凉,被风吹了后有些感冒,晚上吞了几片感冒药就睡了,那药片药效猛劲,让她阖眼便陷入昏睡。

    直到那人扑到她床边,沉沉压下来,才将她从沉睡中压醒。

    一睁眼,便对上一张油腻又满脸横肉的男人的脸。

    梁嘉月几欲魂飞魄散,拼了全身的气力去推身上的男人,惊恐得不住哭嚎。

    此后几年,梁嘉月最大的噩梦便是那一张丑恶嘴脸。

    关于那晚的记忆,梁嘉月有意将它遗弃在脑海深处,不再提起。

    只幸好,当晚住她旁边一户的夫妻上晚班,正上楼时听见了她的惊叫,迅速跑了上来,看见大门洞开,便立即冲了进去,合力将那醉鬼从梁嘉月身上扯了下去。

    出了这样大的丑闻,梁嘉月几乎立即沦为了街坊四邻的谈资,无论走到何处,都避不开人们颇具深意的眼光和指点。

    如此过了两周,周日的一个下午,何丽晴将她叫到房间,通知她说,从今天起她们不再住在这里,要她赶忙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接她们的车“稍后就来”。

    搬去哪里,何丽晴没说;为什么要搬,何丽晴也没说。

    她已做好决策,只是来通知她一声。

    梁嘉月的东西不算多,她回自己的房间,将衣柜里的几件冬装塞进箱子里,夏装轻薄,裹一裹团进背包,又将书柜里摆着的几本书也收进行李箱。

    不到四十分钟,这间小房间里便再看不出她存在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客厅里,何丽晴也已推了一个行李箱,正坐在沙发上等候,见她出来,招手叫她过去,上下打量她一眼,满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及至目光落在她脚上,恍然般一拍额头,从门口拎过来一个小纸袋,嘱咐她换上。

    纸袋里装了个鞋盒,梁嘉月认出上面的品牌图案。

    她曾在班级同学的闲谈中,被无意间“科普”过这个牌子的运动鞋是什么价位,班上几位家境尚算小康的同学也常以攀比谁穿了最新款为乐。

    鞋盒里是一双粉白相间的女式运动鞋,梁嘉月前两天回家路过商场时,曾见过这双鞋,摆在橱柜里,标价是何丽晴小半个月的工资。

    “快换上。”何丽晴催促她。

    梁嘉月犹疑,奈何何丽晴催得紧,最终还是脱了鞋,将脚塞进了新鞋里。

    何丽晴很满意,正要开口再说什么,外面传来几声鸣笛。

    她提起箱子,一只手按在梁嘉月肩上,推着她朝外走。

    她们住的是老小区,房屋逼仄,道路狭窄,车轻易开不进来,坑坑洼洼的小路尽头,停了一辆气派的白色轿车。

    梁嘉月侧头,去看何丽晴。

    她脸上显露出几分轻松的神色,嘴角微微上翘,眼睛里都是藏不住的笑意,这让她的脸更加生动。

    梁嘉月从未在她那张脸上看过这种表情。

    面对她时,何丽晴总是愁苦的。

    她一个女人,独自带着一个孩子,每日从一睁眼,便要为当日的房租与生计发愁,生活的负累压得她直不起腰,嘴角也永远抿着,微微下垂。

    梁嘉月咽下涌到喉头的话,垂下双眼,沉默地跟在何丽晴身侧。

    身后,是几家出来看热闹及纳凉的人们的闲话。

    “哟,这是傍上大款,要搬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,看她的样子就知道,骚狐狸一个,把男人的手段,高明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能把这附近的男人迷得找不着北啊?看她那个女儿,小小年纪,不一样勾得男人把持不住,怕不是跟她妈学来的招数。”

    “小段夫妻也是亏,去拉人,被推得撞到桌脚,额头豁了那么大一个口子……要我说,说不准是人家情投意合,早就勾搭上了。”

    何丽晴也许听见了,也许没有。

    她只是仅仅攥住梁嘉月的手,加快脚步,走到了车前。

    “何女士,”司机为她们拉开车门,拎着她们的行李箱放进后备箱,“梁总已经在沧澜苑等着了。”

    何丽晴故作矜持地点头,将梁嘉月推上后座,自己也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车很快启动,日光照着树影,一丛丛映进车窗,很快又被甩在车后。

    连带着身后的人事,也一并被留在车后。

    一路上,梁嘉月都在找机会,好与何丽晴谈一谈目前的境况。

    直到车开进小区,司机将她们放在一栋带花园的小别墅门前,她才得以开口。

    何丽晴对她竖一根手指,叫她闭嘴,道:“从今天开始,我们就住在这里。等会儿进去,你机灵一点,多长点眼色,该叫人,该讨好人的时候,别木木呆呆。”

    别墅前围着一圈黑铁栅栏,栏上攀援着几丛凌霄,郁郁葱葱,庭前正中是一处小型的景观喷泉,水柱在日光下粼粼闪着光,喷溅的水珠带来丝丝凉意,院两旁是精心养护修剪的花木。

    梁嘉月跟在何丽晴身后,一步步走进面前两层高的小楼。

    房子里早有人在等候。

    见有人进来,守在玄关处的几位阿姨围上来,从她们手里接过箱子,其中一人,引着她们朝里走。

    “丽晴,你来了。”客厅的沙发上,站起来一位气宇轩昂的中年男人,保养得当的脸上是沉淀后的成熟气韵。

    看见缩在何丽晴身后的梁嘉月,露出一个和善的笑意,“你就是丽晴的女儿,嘉月吧?我是梁世昭,你母亲的……”他目光掠过何丽晴,“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何丽晴在她背心推了一把,“叫人啊,愣着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梁……梁叔叔。”

    梁嘉月挤着嗓子,从喉咙里憋出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欸,好好好。”梁世昭应得爽快,又道:“从今天起,你和你妈就安心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看出梁嘉月仍有几分局促,他放缓声音,说:“梁叔叔也有一个女儿,和你差不多大,以后啊,你们两个就可以互相作伴了。”

    他直起身,转脸朝楼上喊:“念晴!念晴快下来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楼梯处传来一阵响动,有脚步声从上面踢踢踏踏地传来。

    梁嘉月下意识地扭头去看。

    逆着光,楼梯处站了一道瘦高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一只手扶着扶手,漫不经心地走下来,穿了条及踝的绛红色长裙,显得整个人亭亭玉立,像一枝清隽的梅花。

    光一寸寸从她脚下往上移,最终露出她整张饱满皎洁的脸庞,黑色浓密的长发用丝带束在身后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扫过客厅里站着的众人,最终停留在瑟缩在一旁的梁嘉月身上。

    梁嘉月被她的目光一刺,往后躲了躲,好像这样,就能藏住她洗到泛白的牛仔裤和地摊上买的二十元一件的,印着卡通人像的T恤。

    梁念晴注意到她的动作,笑了笑,更加仔细地看她一眼,将她从头到脚地扫视一遍。

    最终,目光落在她脚上,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梁嘉月顺着她的眼神,看到自己脚上那双崭新的运动鞋。

    梁念晴猛地转身,朝楼上跑去。

    行动间,身上飘过一阵清甜的香气。

    梁嘉月的眼睛追着她,心却沉沉地往下坠。

    踩着的运动鞋也跟着扎脚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梁念晴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楼梯口。

    她“噔噔噔”地跑下楼,手上还提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整个客厅的人的目光都停在梁念晴身上。

    她谁也没看,自顾自地跑过客厅,拉开大门,用尽全身力气,将手上拎着的东西扔了出去,砸在草坪上,发出“咚”地沉闷一声。

    梁嘉月脸色煞白,悄无声息地退后一步,不小心撞到身后的桌脚。

    她看清了。

    方才梁念晴提在手上的,一双粉白相间的运动鞋。

    正是她现在脚上穿的那一款。


34看书网 > 武侠修真 > 月亮吻在谁心上 > 月亮吻在谁心上TXT下载 > 第19章 第19章
汉乡 孑与2 最佳赘婿 乡村小说 风流村医 战恋雪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文娱帝国 清道夫 荷包网辣文 姐姐的朋友 全球影帝 极拳暴君 摄政王的心尖妃
申明:月亮吻在谁心上最新章节,小说月亮吻在谁心上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Copyright 34看书网 All Rights Reserved.